[回到首页]   [乐器介绍]   [音乐欣赏]   [演出活动]   [器乐课堂]   [考级中心]   [组织机构]   [乐队曲目]

Home  |  InstrumentsMusic | ActivitiesInstruments ClassesGrading Center | Contact Us

 

资料网站链接

民族乐器图集

 

        陆小春胡芦丝/中国竹笛课程 Hulusi/Chinese Bamboo Flute Class

 

陆小春 Lu, Xiaochun (Email:biomusic99@gmail.com  Phone:2697792527): 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博士,现就职于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动物医学中心。专业领域为药物临床前有效性和安全性试验、人类疾病动物模型的建立与评价、试验动物健康监测与分子诊断服务。

早年学习竹笛/胡芦丝,曾求师中国南派笛子大师赵松庭先生、著名笛子演奏家詹永明先生、著名笛箫埙演奏家张维良先生。大学期间创办笛箫协会和民族乐队并获器乐比赛二等奖,该协会目前已经发展成为国内一流的大学生民族乐团。酷爱中国民族音乐,热衷于民族音乐文化的传播,数十年来广泛参与各种音乐文化活动,长期从事业余民族乐队的组织和演出。目前在美国东方文化学院音乐学校开设葫芦丝/笛子课程,并拟在Chapel Hill 中文学校开设笛子/胡芦丝兴趣班课程。

 

我心中的名家()-李镇先生

我没有见过李镇先生,但是第一次知道李镇,是我买了他的一张专集<帕米尔的春天>.那清脆嘹亮的笛音让我如痴如醉.于是我给李镇先生写了一封信,向他请教学习笛子之法,也同时向他索要<鄂尔多斯的春天>等乐谱资料.我本来没抱多大希望,想我一个无名小辈,李镇先生那么忙,哪有闲工夫理会?没想到才几天工夫,一封厚厚的信就寄到我手中.打开一看,李镇先生不仅寄来了他的专集中的所有乐谱(油印本),还随信寄了他的音乐会介绍海报.在长达两页的回信里,李镇先生向我讲述了练习竹笛的基本方法,并介绍了我附近的笛子名家以及联系方式.希望我可以就近拜师学艺!

那时的我,做梦也想不到一个名家,竟如此的平易近人! 李镇先生的回信我一直保存着,他不断的给我激励,让我爱竹笛,爱生活!

 

 

我心中的名家(二)-詹永明先生

 

上大学的时候,詹永明先生是离我最近的一个笛子演奏,住在北京海淀区双榆树.通过赵松庭先生的推荐,我有幸结识了他.

那时我是学校民乐队的笛子手,除了繁忙的功课外,我几乎全部业余时间都在乐队活动:找曲,排练,比赛,新会员 招收.........通过赵先生给我的信息,一个周末我拨通了詹永明先生的电话.从此,只要他有时间,我就到他家里去.其实主要不是学习笛子,虽然每次他都指点一二,但是多半是聊天.詹先生的夫人是一个舞蹈演员,有一次趁詹先生忙着的时候,我问他夫人:詹先生平时怎么吹的?她夫人告诉我:你别看他现在演奏的那么好了,每天没有8个小时以上的练习是不会罢手的.那时,我深切体会了一个名家的奋斗是多么的不容易!

詹先生特别忙,可是一有音乐会的消息,总不会忘了通知我.通过詹先生,使我有机会频繁出入北京音乐厅,听名家的演奏会,学生毕业音乐会等等,那段时光,成了我音乐的黄金岁月.

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,跟詹先生说:我们是否可以在学校组织一个笛子协会?那时民乐队是属于学校艺术团的,还没有一个有关吹管乐的爱好者协会.平时在校园,常可以听到悠扬的笛声,说明爱好者不少.我之所以提出来成立一个协会,是我不想一个人独享这么好的老师.我要把詹永明先生引荐给大家!开始我担心詹永明先生太忙,无法抽出时间来.可是詹先生说:没问题,你先组织看看有多少人,我可以抽出时间至少每两周给你们上一次课.

打那时开始,每到约定的周末,我都到校门口等詹永明先生,他每次都很准时,背着一个真皮笛包,骑一辆不算太破的自行车,风雨无阻,没喝我们一口水,没拿我们一分钱!直到我离开学校很多年以后,一次路过北京,给詹先生打电话,没说两句,詹先生就迫不及待的告诉我说:你们的笛子协会已经发展到100多人了!

詹先生每次出专集,都会送给我一套.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与王国潼先生共同录制的台湾民谣专集<雨夜花>.詹先生在上面签上他的名字,并写上勉励的话.

十多年过去了,我来到了美国,詹先生去了新加坡.我们断了联系.直到前年,我听说詹永明先生在华音,我当时想通过华音联系上他,可是最后还是没有成功.虽然如此,詹先生对推广民族音乐的精神一直激励着我,即使在异国他乡,也要为振兴民族文化,弘扬笛子艺术尽自己的绵力!

 * 注:写于5
年前的一个论坛,再次联系上詹永明先生时,他女儿已经要来美国念大学了。阔别多年,只有一样东西没有改变,那就是对竹笛的热爱

 

 

我心中的名家()-张维良先生

 

最爱张维良先生如灵似幻的箫音!空灵飘逸,来去无痕,却将情痴缠到死!

跟张先生学习,却不敢自称其弟子,一是没有行过拜师礼,二则恐自己水平有损先生! 然每每跟人提起那段往事,自豪与得意之情却溢于言表!

初识张维良先生时, 他的<箫的世界>还没有出版, 常常与扬青讨论作曲,也就是后来大家在专集中听到的<箫小曲两首><>. 这张里程碑CD出版后, 我有时便与张先生席地而坐,用他出访时带回的一个便携式CD(那时很少见)随意地听. 张艺谋的大作<菊豆>发行后,专程去给张维良送一件文化,不巧我刚好错过,要不然也赖着来一件沾点光!

虽然过去几十年,对当年的几件小事记忆尤新.张先生写了一篇论文<乐器呼吸理论及其实践>,说是评职称之用,叫我看看,能不能修改修改. 其实我哪够资格,可是当时却装模作样,现在想来常自莞尔. 有一次张先生说听听他的<太湖春>,里面的吐音循环缓气可是高难度.可是还没听完我就放炮了:老师,有一个地方你没换过来! 说完后悔了好多年,却一直没有向先生致歉.心里想:先生大度,哪会计较这些,聊以自慰! 可没想到,张先生一样是个快言快语之人,赵松庭先生托人从杭州给我带去四支笛子,叫张维良转交给我,我去拿时,张先生张口就说:赵先生的大G没有做好! 如此,我想赵先生听到一定也不会计较的吧!

在我心里,张先生几十年来对民族音乐的贡献是情理之中的事,以他执着的个性和永不止息的探索欲望,成功是必然的! 时刻关注着,期待着张先生有更辉煌的明天!
 

 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 

Copyright © NC-RTP Chinese Music Instruments Ensemble. All rights reserved.